公司简介
F5以国际视野与技术思维著称。

创始人范耀威(小a),2020年美国One Show国际创意奖评委、2019年戛纳国际创意节主题演讲嘉宾、2017年戛纳国际创意节银奖winner、中国独立创意联盟CIA的四个发起人之一。微信公众号:小a乱弹

国际视野:F5帮助美的空调等“中国智造”征战海外市场,面向欧洲和北美;帮助辉瑞制药、德国Finish等国际品牌在本土市场制造轰动。F5的成员70%具有海外背景,英语是重要的工作语言。

技术思维:F5同时服务阿里巴巴、百度等科技巨头,在电商与AI领域具有丰富的知识与强大的能力,特别擅长从事数字化增长与人工智能的体验营销。F5配备新锐的技术团队,成员来自IBM等技术巨擘。这让F5能够为星巴克、王老吉、宜家、天猫国际、百度无人车、支付宝、微众银行等提供大胆突破的数字化创意方案。

2019年6月20日,范耀威(小a)受邀前往法国戛纳国际创意节,在影节宫800人大厅Audi A发表主题演讲Innovating a 5000 years old culture: China's tech revolution,讲述新技术应用于中国文化语境的杰出实践。

演讲链接:https://www.digitaling.com/articles/178898.html

2020年,F5获得上海国际广告节1金2银1铜。

2019年,F5以王老吉「我的回家路」、支付宝「赏个脸呗」、微众银行「听我至爱」获得One Show中华创意奖佳作。

2017年,F5在戛纳国际创意节取得2银1铜7佳作的殊荣,这是国内独立创意热店罕见的好成绩。

F5目前与众多心怀创新梦想的企业同路,一起刷新营销未来。
公司文化
1、生于我会,死于我只会

WPP的前掌门人苏铭天爵士再就业,开办数字营销机构,取名S4Capital。列出三大逆天优势:Faster、better、cheaper,全方位挑战传统广告公司。没错,就是让甲方向往,代理商抓狂的「更快、更好、更便宜」。大多数代理商认为不可能,苏铭天「我行我上」。苏爵士一手把WPP打造成世界上最大的广告集团,其眼光、领导力、执行力非比寻常。他今天下的这盘大棋,直取传统广告公司首级。广告公司和广告人被淘汰,无非是「我只会」。不会?现在就学!35岁的广告人和35岁的程序员面临同样的麻烦,去适应,还是去卖保险和做房产中介?经验丰富?新形势下,经验廉价得像负心汉的诺言。Faster、better、cheaper俨然成为广告业最新大杀器,快如Zara,优似优衣库,廉比拼多多,每一个都能单独成为绝招,何况三合一。这三项优势,显然不属于「我只会」的人。

2、真正的善待员工

「疯子」企业家理查德·布兰森爵士的一句话被奉为经典:Train people well enough so they can leave, treat them wellenough, so they don't want to。(用心培养员工使他们能够离开,用心对待他们让他们不愿走)。创造力是广告公司的发动机,许多公司做不下去,根本原因是人才匮乏,招不到或者流失殆尽。所谓Train people well,在我看来是给他们足够多学习机会和实战次数;而Treat them well这方面我跟很多人看法不同。我认为真正的善待员工,不在于薪水多个几千几百,过年过节多放几天假,或者多请大家唱几次卡拉ok。善待员工在于提高人才密度。《奈飞文化手册》的作者,奈飞前首席人才官帕蒂·麦考德认为,「一流员工在工作中的幸福不应该是美味沙拉、睡袋或桌球工作中,真实持久的幸福源于和优秀的人才一起学习,深入地解决问题。」

3、长久的口碑胜过眼前的小利

星巴克「外卖不提供卡布奇诺」,因为「一杯卡布奇诺,诱人的奶泡只能持续几分钟,就像很多美好的事物,不提供卡布奇诺,因为我们对品质的坚持。」星巴克放着快钱不赚,看似吃大亏,其实华尔街的资本家心里比谁都明白——这是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的博弈之后,作出的最优选择。坚持品质,提高满意度和忠诚度,方便一次次割韭菜。一家海外公司找我们设计卡通角色,我们回复说,这不是我们的主业,我们的长处在给品牌做传播战役和科技创新,专门做角色设计的公司更适合;一个著名电器品牌邀请我们参加比稿,提供高额比稿费,听完简报,我们决定拒绝。根据经验判断,我们将无法达到客户的期望值。这也是一种诚实吧,为他们好,也为自己好。投入大量心血,到头来连名字都不好意思放在创作人员名单。甲方不高兴,团队不开心,满满负能量,得不偿失。对了,星巴克2019年Q3财报显示,净利润强势逆转64%。

4、为客户多做一点,不会错

演唱会结束,陈奕迅总会返场encore;用叮咚App买小黄鱼,每次都会送我葱;「提升人民群众的获得感」,也被写进政府工作报告,成为我党得到拥护的重要理由。是否能提供「获得感」,这是评价一个人、一个商户、一个平台、一个执政党的口碑标准。帮客户多做一些,比如写公关通稿、做一些额外的宣传海报、在一些行业的大会分享客户的广告。既然双方目标一致,都希望把品牌建设好,多做一点何乐而不为?一个快销品甲方的好朋友坦言,他确实会让代理商多做一些,但这都不是白做,这些人情他都记得。投桃报李,付款的时候也会比一般的流程要快。中国的人情社会,你为我好,我为你好,关系才会天长地久。西方虽是契约社会,但用心总有好报,Droga5老板David Droga讲述他们的成功之道,他说「不是因为他们的策略部多牛,创意部多强,而在于Care(在乎),比客户还要Care(在乎)他们的品牌,有时候甚至亏本都要把项目做好。」

5、猎手型广告公司有前途

广告公司一般有两种收费方式,月费制或者项目制。月费制广告公司如同农民,他的收入是可预期的,春种秋收,打理好一亩三分田,就不必为下顿饭担惊受怕。项目制的广告公司像猎手,有上顿没下顿,常年奔波劳碌,每天思考如何才能打到下一个猎物。打不到猎物,会饿死,打到猎物,会乐死。总之猎手的情绪波动很大。这明显不符合养生的原则。按照尤瓦尔·赫拉利《人类简史》的说法,猎手寿命比较农民短。不过猎手的日子也是刺激的,「20个人守着一百平方公里的林子打猎采集,隔几天就能打个大牲口大家一起开开荤,打完猎就一起嗨。」农民则是「500人守着一百平方公里的地方种地,一年忙到头还得算计着过日子」。出于节约和提高效率,越来越多企业抛弃年费制,将营销计划打散成一个个项目分包给不同的代理商。2020年,农民们会失去很多粮食,猎手会多收很多美味。

6、2020年广告业更难吗

英国广告圈的传奇人物Paul Arden写过一本畅销全球,名为「It’s not how good you are, it’s how good you want to be」。西方广告圈人手一本。新世相的张伟翻译了中文版,名为《关键不是你现在有多棒,而是你想成为多棒的人》。张伟感言:「我们一直坚信,一个人对创造的热情,是一种精神力量。大部分行业(尤其是广告营销)都是靠精神力量驱动的。当行业里其它人都在哀叹时,那些信念坚定、信心十足、有力量对抗挫败感的人,反倒会成为突出的上行者。」文案大师Dave Trott说出内情,写作这本书时,Paul Arden已经患上一种无法治愈的肺部疾病,「当疾病最终将他的活动范围限制在呼吸机的氧气管长度时,我以为Paul的生命会像肺部一样枯萎。」没想到他在如此艰难的情况下,把自己推上畅销书作家的宝座。广告业天然属于有自虐倾向的人,年景不好,你要奋斗求存,争取活下去;年景好,你要奋斗求荣,争取产出更多杰作。哪有一天容易过!如果你能认识到,痛苦是这个行业的必然,对于年景好坏,你就无所谓,无所畏。
公司环境
在招职位
公司地址
  • 上海新天地